位点信息

关于对陕西省横山县“大刀队”王成宝的举报

 尊敬的媒体朋友们!

您们好,我们是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韩岔镇白岔村村民,
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高压态势下,我们部分村民曾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向横山纪检.公安,市打黑办及司法部门反映王成宝村霸的违法犯罪线索,均未立案。
   
一、明目张胆组建横山“大刀队”,随意欺压、砍伤当地无辜村民。
王成宝,男,汉族,现年63岁,伴随我村煤矿的陆续开采,与当地煤老板里外勾结一夜暴富,暴富的王成宝于是结交了社会上以牛涛.牛波为首的一些闲散无业人员组成所谓的护矿队伍约三十四人,手握砍刀,游走在煤矿和各村庄,当地群众无耐的称为“大刀队”,横山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2004年王成宝在横山区殿市镇吴岔村开煤矿时占用村民的土地,当时村民尚德和找其交涉时,王成宝让“大刀队”收拾,尚德和就被“大刀队”砍的住院两个多月,再不敢找王成宝理论了,一段时间煤矿越界开采至李继先小组。村民高仲山和王成宝理论时,王成宝便指使“大刀队”将高仲山的胳膊砍断,从此高仲山只能忍受。
证据线索:相关病例、涉案村民、本人作证。
(2)2005年王成宝利用其担任村干部的身份,又非法倒卖煤矿,将殿市镇吴岔村的煤矿卖掉又买下横山区韩岔镇庙渠煤矿。便大规模越界开采,造成白岔村前山小组的山体大面积塌陷,导致村里的住宅、水源均遭到极大的破坏。前山小组组长白国新和村民代表前往政府和县煤碳局反映情况,都没有任何效果。直至2007年9月13日,组长白国新和村民代表又去县煤碳局反映情况时,王成宝亲自带领他的“大刀队”,光天化日之下闯进红十字医院砍伤村民7人,其中一人重伤,当时“大刀队”“穿着统一”一行三十多人,手持砍刀和钢管气势凶凶,村民白国海五次打110报警,但始终没有见到警察,也不知道人民警察是否有意不来。最终被法院判王成宝免于刑事处罚。
证据线索:刑事案卷、本村村民作证。
(3)2015年10月份,王成宝给他本小组平整土地,毁坏了陈智慧的大面积林地,又破坏了陈智慧的祖坟,为此陈智慧和王成宝理论,不料王成宝叫来他手下的“大刀队”均为黑社会性质,共七八人殴打了陈智慧,致其全身多处受伤骨折,又前臂伤残,多处软组织骨折,经签定为轻伤,事发后陈智慧报警求助,警察且只是应付了一下,没有对黑社会人员采取措施,也没有监督王成宝对陈智慧对积极救治,致使陈智慧留下终身残疾,最终法院只对王成宝判了一年的缓刑并监外执行。
证据线索:公安局的出警记录、刑事案卷。
二、利用黑恶势力的”淫威”当选村干部,上任后变相霸占集体土地为自己开办焦化厂。
2005年王成宝利用各种黑恶势力的手段当选了白岔村委会主任,上任后就把白岔的近70亩地开发出来的土地承包给了自己,承办了焦化厂,没有任何公开的形式。后被环保局关停,但土地还是他自己所占。直到2007年1月份王成宝写了入党申请书,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担任了白岔村的支部书记,从使将村主任让给了他的侄子王永红,但没有经过任何选举公开形式。
三、利用村干部的身份,强行侵吞村民的新农村建设当中的政府补助款。
2005年,白岔村开始新农村建设(三结合工程),王成宝利用村委书记的优势,从此大权独揽,他的一言就是命令,新农村的选址,就是采空区,村民认为不可建设住宅,因为采空区没有保障。可王成宝破口大骂,村民只能忍气吞声,毫无办法,不敢言语,特别是新农村建设俊工以后,国家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给每人4800元的补助款(注县财政拔款,河道建设款,近2000多万元,煤矿资助近四百多万元)。但村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为了侵吞这笔补助款,王成宝强迫和欺骗村民,责令村民交身份证,然后领取了所有的补助款,并具为已有,村民敢怒不敢言(注:全村的1600多人口,约近700多万元)。
 
利用其村霸优势,即出任村干部,又担任所谓的民调矿长,与煤矿、当地政府官员勾结,肆意剥夺村民补偿款。
2012年横山区韩岔镇东方红煤矿大面积越界开采,造成白岔村幕中山三个小组大面积土地塌陷,水源干枯,无法生活,白岔村民非常愤恨,全村村民非法阻栏了煤矿的生产,但受到法律的致裁,部分村民以破坏企业设施罪被刑事拘留,时任村委支部书记的王成宝组织了白岔村全体党员集体退党并通过了网络公布与众,制造了一件轰动事件,引起了中央的注重,最终由中组部、陕西省委、榆林市委对白岔村集体退党事件进行了调查处理,对支部书记王成宝和村委主任王永红做出了处理,对村支部书记王成宝、主任王永红开除党籍,撤销一切职务,并查出了王成宝的重婚罪,被判两年缓刑三年。
同时,责令横山县解决和处理好的白岔村的“矿权”矛盾,横山县组织了工作组组黄永旺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横山县政府和组长黄永旺推选了王成宝,王永红成了调解矿群矛盾的民调矿长,十分荒唐。他们处理“矿群”矛盾公开口号是公开公正。可是到了最后还是给自己截留了1420万元人民币,至今村民一直向政府反映,但没有任何处理的答复。
在处理“矿群”矛盾时,经县政府、县工作组由于东方红煤矿、庙渠煤矿对白岔村的住宅水源环境等破坏太大,村民危害也太大,由东方红煤矿和庙渠煤矿向白岔全体村民签订了补偿合同。庙渠煤矿每年向每个村民补偿8000元,东方红煤矿每年向每个村民补偿9000元人民币,两年后变成了王成宝说了算,补偿款均大大减少,现在每人每年的补偿款变成了4800元和5800元,但煤矿付款不止这个数,有两年村民一分钱也没拿到。致村民多次上访,但县政府多次将村民关押和判刑,实在无法理解,难平民愤。
 
村霸王成宝被免职后,通过贿选再次出任村干部,二次称霸一方,私下兜售集体财产。
2017年8月份,白岔村选举村主任,王成宝又一次荒唐的顺利当选,情况如下:
 
经受过王成宝多年的恐吓、斗殴,加之近年来很多村民不断上告王成宝,但换来的是王成宝勾结县政府、公检法、关押了好多白岔上访村民,使得村民们心里早有阴影,村民们认为:选举如果不选王成宝就会被判刑,所以很多村民无奈之下只好选王成宝(可以调查当时被关押的村民)。村民们无奈的说,“还是选王成宝吧,如果不选哪天王成宝叫谁坐牢谁就得坐牢”。
 
当了村主任后,王成宝仍不收手,他领导的几位村委成员私下决定卖掉了村集体房屋40余间,村集体的学校也不知道卖了还是出租,多少钱就更不知道了,还扣掉了2017年补偿款每人600元,说是买了机械,可实际买机械每位村民扣共享基全3000元,全村共1600多人,这可是好几百万,没有人知道这些钱到底做什么,村民没人敢问,只因为“惧怕”王成宝的势力。谁不顺着王成宝,王成宝就将两座煤矿发给村民的土地破坏补偿款拒为己有,(每人每年一万七千元)。有部分村民不意忍受,已起诉至榆林市中院。
 
当我们得知中央准备从矿产资源领域打击“老虎苍蝇”、“扫黑除恶”的消息时,我们村民又看到了王成宝接受正义审判的希望。
 
在此,我们村民再次冒死将王成宝的上述种种罪行通过你们进行举报,为民除害,以正风气,还我们韩岔人民一个平安、公平、和谐的生活环境。
 
另,以上王成宝气焰嚣张的独裁、涉黑、村霸行为,加之当地政府部门充当保护伞的恶性,我们都有相应证据证实,如有需要,我们定如实提供,直至将王成宝这种社会败类绳之以法。

 
陕西省横山区韩岔乡白岔村受害村民
 
                  2019.01.05(kanfa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