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点信息

神秘放贷人百起案件“百战百胜”,法院仲裁委如自家“衙门”?

 

抱住大学-中国shou家法律实战学习平台

 

编者按:

法为国家公器,当为公所用,保民之本。

作为“平民百姓”来说,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我们敬畏且仰仗法律给予我们公平正义,保障我们自由尊严。如果“执法者”将人民赋予他的特权标榜为“特殊”,用这份公权去谋私利。

那么,法之公信力何在?民之安全感何来?

前段时间,益阳的某些“衙门”被曝存在用掌控的“法律裁决权”对非法放贷行“合法保护”,和违法作妖者沆瀣一气,共同坑害百姓的一系列恶性案件。

强行管辖案件、增加条款、修改文书、“定义”证据,更是受理了一个非法放贷者上百起仲裁申请,且用手中的仲裁权让其“百战百胜”。

如此“无法无天”的“衙门”和“放贷霸王”,难道“朝廷”就不管吗?

☉ 本文长约2500字,阅读需时5分钟

湖南益阳的职业放贷人罗树中起诉或提起仲裁的同日,即由法院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无论是法院还是仲裁委,均在各个程序中对罗树中大开绿灯。

大部分案件均是在承办法官、仲裁员的“斡旋”下,调处结案。现任仲裁委副主任王国保担任赫山法院院长期间,是益阳市赫山区法院处理职业放贷人罗树中案件的密集期之一。王国保移任仲裁委后,罗树中的案件又经常去申请仲裁,甚至还出现了单方面涂改、在合同中强行增加仲裁条款、仲裁委强行受理案件的咄咄怪事!

神秘的益阳“放贷霸王”,仲裁委如同自家“衙门”

“神秘放贷人”:申请仲裁“超百起”,胜诉率百分百!

备受舆论关注的湖南益阳仲裁案,撩开了益阳当地一位神秘放贷人的面纱。

2018年9月11日,笔者撰写《中国首例撤销仲裁委案的背后》一文,指出因益阳仲裁委三年不组庭、违法重复仲裁、篡改裁决书导致被申请人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资产被冻结三年、收入损失达五千万以上的事实。该案申请人湖南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即为罗树中,其名义上为该企业职工、项目承包人,实际系挂靠借用资质的实际施工方。

代理人为罗树中

近期,随着调查的深入,神秘放贷人罗树中渐露真容。罗树中作为原告和申请执行人的案件,被益阳法院和益阳仲裁委受理了上百起!

申请仲裁“超百起”的“大债主”罗树中(部分案件目录)

这些案件,表面是买卖合同、工程款、民间借贷等普通纠纷,但实质上均为高息借贷纠纷,罗树中的放贷对象多为建筑工程项目的建设单位。无论是违约金和货款利息等,基本都是按照月息三分的高利息来计算。

益阳赫山区法院和益阳仲裁委几乎是打包集中受理罗树中的案件,几乎所有的案件都不例外,与朝阳建筑公司诉天峰置业公司的案件一样,立案当天就财产保全,查封冻结债务人工程项目和房地产,斩断开发商的现金流,然后逼迫债务人就范,同意司法“调解”或仲裁裁决。

在这些案件中,存在非常不寻常的现象:财产保全担保、调解、执行顺风顺水,根本不存在财产保全难,执行难、胜诉难的问题,胜诉率百分百。

条款被涂改,证据被“定义”,这个“能量”有点大

益阳仲裁委的另一起案件,亦足以显示罗树中的能量。

一外省建筑企业将其承包的某处益阳建筑工程分包给罗树中,约定如期支付工程款,逾期支付月息3%的违约金。罗树中依据一系列可疑的证据申请益阳仲裁委仲裁。

双方的仲裁协议效力存疑。该案立案伊始,被申请人——这家外省建筑企业便向益阳仲裁委提出异议: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纠纷由合同履行地的劳动仲裁委员会仲裁。但申请人罗树中提交的关于这份合同的证据中,擅自对该条款进行了涂改,将劳动仲裁委员会中的劳动两字擅自删除。

双方合同的末页,标记处显示,“劳动”二字被涂抹遮掩

根据《仲裁法》第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协议无效:(一)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第十八条“仲裁协议对仲裁事项或者仲裁委员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当事人可以补充协议;达不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之规定,本案双方的仲裁协议应视为无效,不应由仲裁委管辖。

益阳仲裁委的决定书显示,被申请人提出仲裁无效的异议后,其仍决定审理本案

益阳仲裁委仍坚持受理该案并作出裁决,要求被申请人按照约定偿付本息。

还有一点也令人不解:该案申请人的代理人与被申请人的代理人竟然是同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而益阳仲裁委从立案到审理、裁决整个过程都没有审查出来,而律师的姓名、律所名称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裁决书上。

上述存在利益冲突的行为,已被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所禁止。该规章第五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律师及律师事务所不得与当事人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五)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仲裁案件中,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同时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或者本所或其工作人员为一方当事人,本所其他律师担任对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

在罗树中的仲裁案件中,甚至还出现了单方面涂改、在合同中强行增加仲裁条款、仲裁委强行受理案件的咄咄怪事!这些案件几乎都是在罗树中起诉或提起仲裁的同日,由法院采取诉讼保全措施。

无论是法院,还是仲裁委,均在各个程序中对罗树中大开绿灯;在实体上,无论是法官还是仲裁员,均故意不对罗树中涉案资金的性质、来源进行审查,大部分案件均是在承办法官、仲裁员的“斡旋”下,调处结案。

 

非法放贷受“合法保护”?望有关部门“肃清毒瘤”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民间借贷中,出借人的资金必须是其合法收入的自有资金,禁止吸收或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用于借贷”。

罗树中的借贷案,个案金额从几十万至数百万元不等,涉案总金额高达亿元,“债权人”罗树中源源不断出借巨额资金,获取高息数千万元,如存在吸收或者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用于借贷的行为,确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

据知情人透露及大量证据显示,罗树中从2010年起通过各种项目至少收取高额利息数千万元,且逃避了巨额的国家税收。

日前,罗树中高利放贷收取利息的逃税行为已被举报,益阳市税务局稽查局领导表示将积极处理。

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税务局稽查局《检举税收违法行为受理回执》

来源:新浪微博文章@玉石拍案

编辑:慕白杰丨 版式:慕白杰

特别申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抱住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30日内与抱住联系。